首页 > 人物 >

张子枫 | 未发生的美好 正在路上

2019-11-06 来源:时尚健康
一年一熟的稻米,味道总要好过一年两熟的,个中道理十分朴素:美好,总是伴随等待。一个女孩也是这样,无法阻挡时间的终结,但可以选择慢慢长大。一切都会来临,张子枫并不着急。

张子枫

那些年,错过的校园生活

有时看到一所学校,张子枫幻想自己能翻过墙,进去看一看。她对校园生活的认知、她的青春成长,几乎都是在电影里完成的。文艺片《你好,之华》里,她以少女之华的身份第一次递出情书,紧张、卑微又勇敢,有着真切小女儿状态。

“我上初中以后,在校时间就不多了,拍戏遇到的搭档都大我很多。之华那种懵懂的情感,我其实不太有,但我清楚地知道那是一种本能。”从大人的视角看,张子枫不太有青春期。“比如跟父母闹矛盾,我一直都不太有,但16 岁确实烦恼变多了。

有段时间拍完戏回来,发现女同学开始成群结伴,上早操和课间休息都三三两两的,聊着她们的话题,喜欢的偶像,张子枫有点不知该说什么。“我那阵子特别搞笑,对交朋友有错误的认知,觉得朋友得找,我得多跟你说话、跟你聊天,然后我们就是朋友了,但是慢慢长大了就会发现交朋友是顺其自然的事情。”

张子枫

女孩刚刚发育的容易害羞,但张子枫提到自己的那个阶段,就会格外感谢自己的妈妈,因为妈妈一直关注着她。带她买合适的内衣,讲成长中关键的每一步。妈妈还会告诉她,女孩要认知自己的身体。”

不久前,她还是出门要问妈妈穿什么,逛街问妈妈这件衣服好不好看的小女生,现在她开始有自己的穿衣风格,每拍一部戏,都从人物身上学到另一种搭配方式。有时偏中性,有时喜欢棉、麻的材质。 “之前拍过的一部电影,叫《秘密访客》,那阵子就尽量选黑白,我会从衣服上思考,贴近角色。最近又喜欢古着类的。”

张子枫

小小的圈子,安安静静也好

观众从银幕上看着她长大,当年那个站在废墟上的小女孩,不知不觉长成了少女。 看到从前的电影,不同的时期她会有不同的感受,我觉得那些角色都定格在了属于她们的特定的时间里,她试着说出这种奇异的感受。

以《唐探》为节点,她感觉之后的自己开始不一样。青春电影《再见,少年》中,她演一个小镇少女黎菲,觉得是目前为止和自己状态最接近的。“这是我能做到最大程度去了解她的角色,比较文静,话少,但不代表她没主见;心很善良,有时也会冒出骄傲。有女孩的柔弱,还有掷地有声的力量。”

拍摄地在云南一座小城市,没有飞机场和高铁站,每次坐车去要有一天时间花在路上。当地有一座铁矿,生活空间不多,甚至有点封闭,电影院很少,没有什么娱乐。刚去的时候不习惯,后来慢慢发现,在那呆着也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。在学校拍戏时听学生讲他们的生活,发现原来在一个小圈子里、安安静静的也挺好。

张子枫

“附近有一家三元店,摆着一堆没什么用的、琳琅满目的小东西,最大的也就是一个玩偶。各种笔记本、卡子、小摆设,零零碎碎,我还仔细地挑,明知道没有用就是想买。我有一场戏就是在店里买东西,后来,我自己把最丑的摆设都挑走了。”

只有在这样的时候,她会想起童年生活的些许片段。“我记性不太好,尤其是小时候。”那天看到朝阳公园有人划船,她隐约想起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,“我在那儿划过船,在团结湖公园滑过旱冰。想起那个溜冰场的木地板,旁边似乎有一个台子,还想起湖中心的船”。

“我只说电影为什么吸引我,那里有属于它的故事和它的人,然后你去演她,等电影结束,也就只能停留在这。我17岁演的这个角色,是17 岁的我和她共同创造出来的,我18、19、20 了,再演一定是不一样的感觉。任何一个角色,再演一次,会不会演得跟现在一样,或者更好?我其实不清楚。”

张子枫

Q&A:

之前对粉红丝带有所了解吗?

张子枫:会看到杂志拍的照片,也一直知道的它是关于乳腺癌防治的公益活动。说到特别具体的,没有那么了解,现在慢慢才开始有这个概念。

看到以往的“粉红丝带大片”,你有什么感觉?

张子枫:我小时候看,那会儿的审美不太能get 到,括她们想表达的东西,但现在再看,就有感触。首先,我还是挺佩服她们,觉得这是需要很大勇气,并且对自己很有信心;另外,我看到几组色调是灰和粉的颜色,出来效果给人很安全的感觉。

假设,未来的某一天,你敢尝试这样的拍摄吗?

张子枫:如果是出于公益角度,我觉得我是会OK 的。

听周围人谈论过乳腺癌的话题吗?

张子枫:我印象比较深的是,有一位因乳腺癌去世的歌手姚贝娜。知道她很年轻,是一位唱歌很好,声音很好听的大姐姐。

刚过18 岁,和大家分享粉红丝带的话题,会觉得不好意思吗?

张子枫:在我青春阶段(笑),我也不知道我青春期是什么时候,但确实会有那么一个阶段,在小学或初中时,身体刚开始发育的一个阶段,会比较害羞,会有点排斥。慢慢大一点了,觉得关注身体、健康,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情,不觉得有什么不可以聊的。

18 岁了,会特别想要珍惜这一年吗?

张子枫:特别有趣的一件事是,我过生日时大家以一个特别友好的方式祝福了我,“长大快乐”。如果用的是“恭喜你,终于18 岁了”,我会有一种压力,但是说长大快乐,我就会觉得比较温和,比较容易让人接受。

现在考虑好将来考综合大学还是艺术院校了吗?

张子枫:除了拍戏之外,我想找到更多自己喜欢的东西,希望了解得更宽泛,除了广度,还有深度。现在自己还在想,但我可以打一个比方,小时候一直想多学点东西,这样子我选择性更多,比如说我学了游泳,别人问我你会不会游泳,我可以说我不会,也可以说我会,这就是选择性更多。但不管怎样,我想表达的东西,我想做的事情,一定离不开艺术的领域。

推荐 EDITORS PICKS
热点 MOST POPULAR
太阳城在线注册登入 申博游戏登录 38818.com怎么登入不了 菲律宾太阳娱乐网址登入 太阳城官网直营
百家乐赌场电子天天洗码 千亿国际会员登录 久游棋牌 大家旺返水多少 旧版永利高开户
华尔街娱乐会员注册最高占成 七彩娱乐注册最高占成 滨海国际娱乐360官网 鑫博娱乐资金千亿担保 顶尖娱乐vip官网最高占成
申博怎么提款 k8凯发会员注册最高占成 申博安卓手机下载登入 威廉希尔公司7777 菲律宾申博在线360官网登入